☝TOP

首頁 >> 本基金新聞

本基金新聞

養豬妹到水蓮妹興衰起落始終與水相繫 農信保的支持彭鈺文勇敢擴張開拓新局

發布日期:2018/12/21


從養豬妹到水蓮妹
20年前彭鈺文嫁到美濃的時候,客家庄的女人是沒有名字的。那時,夫家是養豬的,所以親友鄰居都叫她「養豬妹」。
她說,那時豬價好、收入好、前景也看好,老公貸款千萬提升設備,沒想到美濃被列水源保護區,禁止畜禽業,他們的投資變成負債,而且祖產土地也因公公投資失利被法拍,一夕之間沒了生計,還揹了累累負債。
老天關了門,卻也開了窗。親戚租借土地種野蓮,但第一期收成不好就放棄,學到核心技術的老公接手種植,意外開啟了他們的事業第二春。彭鈺文說,早期野蓮農在收成後都只留足夠使用的根作為下一期的苗,一般人無法取得苗,很難進入這個產業;而親戚棄種後留下的殘葉剛好成了他們進入這個產業的「鑰匙」。
於是她從「養豬妹」變成「野蓮妹」、「水蓮妹」。
其實野蓮就是水蓮,美濃人稱「野蓮」,叫她「野蓮妹」;而中北部的消費者稱作「水蓮」,早期銷售管道很多在中北部,所以消費者叫他「水蓮妹」。

政策支援擴大規模
因為獲利穩定,他們除了自有的一甲地全部種植野蓮,還另租了四甲地,也僱工以能規模種植。後來因為越來越多返鄉者投入這個產業,雇工被挖角,他們縮減規模,直到她當選百大青農,有了政策和貴人支持,才又將規模擴大。
彭鈺文說,養豬時的投資因為政策一夕變成負債,而被法拍的土地好不容易存錢慢慢買回,「如果不是政府給青創給青農的低利貸款,我們怎麼也不會再大筆投資 ;而且,如果不是有農信保這樣的單位為我們擔保取得貸款,我們也不可能再拿出土地去借錢」,「但這些投資確實讓我們的收入提高,也看到了農業的產值與經濟前景」。

他們是美濃的一個做產銷履歷的水蓮農。她說,野蓮雖然可以野生,但要顧得好也不簡單,從翻土、灌水、拉網除草清浮萍,樣樣都是學問,他們養了六種魚,依照野蓮池狀況放下不同魚種,除掉不利野蓮生長的物種。
從投入野蓮種植開始,彭鈺文對這個產業就有很多想法。她希望這產於美濃純淨水源中的作物,能讓更多人認識、成為更多人餐桌上的佳餚,甚至作更多的利用。從早期的部落格到現在的社群網站,從擺攤到一日農夫、食農教育,她用各種方式推廣野蓮,也因為這樣,當選百大青農,農業事業因此進階。

農業路上相互支持
農信保基金董事長宮文萍說,青農多元的行銷方式,讓人從不一樣的面向去看農業,看到農業讓人驚嘆之處;但不只青農,每個農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奮鬥歷程,我們得到的不僅是他們生產的作物,還有很多故事,作物的故事,和農人的故事。
宮文萍說,每個人的背景和所需要面對的難處都不同,但能在農業這條路堅持下去的,都是腳踏實地、有毅力的「好農」,而協助他們取得農業資金,就是農信保的價值與責任。看著農人因為我們的協助取得資金而更穩健走下去,我們不僅感動也驕傲,這都是支持我們提供更多支援的動力。

樂觀面對興衰起落
起落都是因為「水」。彭鈺文說,為了維護水源,所以他們的養豬事業被迫終止;但也因為維護了純淨水源,才有今天的野蓮。很多事情不能只看當下,人生沒有什麼是絕對好或壞。面對人生你不能光靠樂觀,但一定要樂觀,才能安穩心情去找出路。
她很喜歡接待體驗參訪,除了可以讓人更了解野蓮,也可以分享人生。她分享自己的興衰起落,告訴大家天無絕人之路。
就像野蓮池。沒到水裡,你不會知道,池子裡看起來像掉落葉子的底下,其實就是生命力旺盛的野蓮。


從投入野蓮種植開始對這個產業就有很多想法,她用各種方式推廣野蓮,也因為這樣,當選百大青農,農業事業因此進階。